老福特夏热
随缘居上寒

无事莫关注
你夸夸我我会很高兴的

【邪瓶】断章 叁

#小黄车bug多
#不是那个车是这个车

 

4

 

雨下了一整夜,第二天新雨后特有的铁锈味还没被太阳蒸发掉,我站在湖边树荫下,闷油瓶穿着一身运动服沿着湖跑圈,身形修长讨人喜欢,几个出来吃早餐的小姑娘瞧着他叽叽喳喳。江南就是养人的好地方,我看闷油瓶这几天被我养得滋润了很多。开始他还在我视线内,后来跑远了,我懒劲上来了,在清晨阳光底下懒得动弹,从旁边找了辆小黄车骑上去慢慢悠悠往他身边赶。

“超过你了,小哥。”我道。

他看我一眼不答话,我也没指望他回答,自己接着往前骑。

我记得他十几年前刚失忆那会,我把他从北京接回来,他也是跟现在一样,早晨出去跑圈。那时候我还愿意跟他跑上几步,在他耳朵边上絮絮叨叨念着杭州的好,风水好,风景好,人好,仿佛那时候就动了把他留下来的心思。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骑出去很远了。回忆这件事还是挺让我感慨的,就好像你一开始回忆,就在不知不觉中老去了。到我这个年纪,“老”这个字显得愈加残酷。尤其是和闷油瓶在一起的时候,他还是一条平平的直线,我的生命却像一条抛物线。闷油瓶是我生命中两个阶段的连接点和转折点,看到他我同时能想到两个吴邪,一个是他熟知的二十八岁的傻逼,一个是现在磨练出来的吴小三爷。但我不知道在他眼里我是哪个人,我也从没问过他,不清楚是不重视这个答案,还是太看重这个答案。

我转过车头往回骑的时候,几分钟就和他打了照面。

“吃饭去呗。”我问他。

他一低头,胳膊往兜帽里一抓,抓出一只浅黄色的小东西来。

“呦!”我感叹了一声,“你从哪捡了只猫了啊这是?”

我趴在车把上,挠了挠那玩意的下巴,猫大爷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闷油瓶说是有人让他帮忙看一下,我说那准是个姑娘,他点点头。

我想这姑娘得伤心了,攻略闷油瓶可不是一只猫能办到的。我等了十年差点把我自己赔进去都说不定是个赔本生意。

那我去给你买瓶水。我又骑上车子从他旁边扬长而去。

 

 

 

等我骑着车晃晃悠悠回来时,果然看见一姑娘站在闷油瓶身边。我跟个正配似的插进去,故作正式地咳了咳,他从我手里接过矿泉水。

那姑娘羞涩地抱着猫,问能不能留个微信号。

我在一旁饶有兴趣地等闷油瓶开启拒绝模式。我是断然不会伤一个姑娘的自尊的,闷油瓶大多是摇摇头直接走开。以前(以前在我的记忆里一般就是指十年之前)跟他在街上散步,他被男男女女搭讪时就这么干。

平时出来玩一玩也好,小姑娘见他不情愿又恳求,做个朋友也好。

我在旁边听着,心里直摇头。因为我看这个年纪的年轻人时便有种优越感,那种我已经看了一切,但是你们这些人还被拘在一方天地坐井观天的感觉(当然我把以前的自己也一块骂进去了),所以才觉得像做朋友这个要求对闷油瓶来说是多么不切合实际。

 

结果闷油瓶犹豫了一下,报出一个手机号。

我听前三个数字时下巴差点掉下来:这只瓶子怎么转性了?还是喵星人真是宇宙无敌了竟然连张家族长都能攻下来?最后是我怎么这么傻,早知道一只猫能干成大事我早把人给办了还至于到现在?

听着听着就不对了:这他妈的是我的手机号。

果然,他刚念完,我就觉出放裤兜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

 

那姑娘兴高采烈走了以后他轻轻吐出一口气。我想问他为啥说了我的手机号,难道是以为我会对那姑娘有意思?还是跟我家长辈一样开始关心起我后半生的大事来了?这绝对不行,一切想把我往外推的念头必须得扼杀在摇篮里。

“吃饭去吗?”他问。

我还在琢磨着他是什么意思,闻言拍拍小黄车后轮挡泥板,意思是让他也骑一辆。他侧身一瞧,以为我是要带他,“没后座。”

好在他转瞬明白过来,在路边找到一辆,弯下腰,整个身体线条就显现出来,流畅无比,让我一阵想入非非。然后我见他一歪头,“有锁。”

我一拍脑袋——他出门几乎不带手机。

“我一般不干这么缺德的事,”我把我的车推给他,从兜里掏出手机扫码,忽略一条好友申请,“不过既然更缺德的事都干过了,给你开个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垂着手站在我身边,特乖,我想要是能一直保持这个状态下去也不错,他不走,我也不强求。可惜张起灵心大心也小,装得下他的张家跟终极,剩下那一亩三分地就剩不下多少给我吴邪了。

“你想养猫吗?”

我随口一问。

“猫养不住,”他长腿一分一跨,“你想养,不如养狗。小满哥就挺好。”

这话莫名耳熟,我反正听着一阵气结。

 

 

4,

 

我还给黑瞎子当学徒,饱受折磨的时候,有一次他把我赶到七月的太阳底下洗葡萄,他自己窝在葡萄藤下吹电扇。

 

“猫这玩意,养不熟;心凉,捂不热。”

 

我抬头,黑瞎子大大咧咧地躺在摇椅上,一晃一晃的,胳膊交叠在脑袋下,腿搭在桌子边缘,葡萄藤漏下来的光洒在他脸上,有几片被墨镜反射到别处。从我这个方向看过去明晃晃的一片。

“你说猫吧,你养它,喜欢它,捧在手里。你想把心给它,它不要,说不定哪天就跑了,让你想找也没处。这还是好的。”

“那不好的是什么?”我一边洗一边吃。

“不好的——”他嘿嘿一笑,“不好的就是,它跑了,不要你了,你还念念不忘,非想有一天再找到它。但猫就是这脾气,找不找得到另说,找到了留不留得住又是另一回事了。所以你可千万别养猫,你爷爷就看得透,要不他为什么叫吴老狗不叫吴老猫呢。”

 

我猛地一敲盆,水溅出来大半(没掉出葡萄来是因为我已经给差不多吃完了),“我操你说什么呢你注意啊对我爷爷尊敬点!”

 

 

 

 

 

 

#小黄车bug真挺多,一部手机开几辆车,下次把这俩人扔进一堆摩拜中,看他们怎么办。姑娘们切勿模仿,诚信做人

#无形开车【并没有】

#老张记不住自己电话号码系列

#明天考完试就可以去撸猫了

评论(2)
热度(112)

© 夏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