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福特夏热
随缘居上寒

无事莫关注
你夸夸我我会很高兴的

【邪瓶】拾遗 叁

2,

 

我在十一仓办公室扫雷的时候,才开始后悔起来。我这个年纪,基本已经过了意气用事的阶段,因为我本人就被一时的冲动害过不知道多少次。但昨晚我执意去胖子的房间睡,直到凌晨三点被一阵巨大的呼噜声吵醒,只能躺在床上看了半宿天花板,再搬去闷油瓶的房间又觉得别扭,后来美其名曰我不去,不是跟他闹别扭,我是怕吵醒他。

以前有人和我说,一定要找一个能在凌晨三点把你叫起来看星星的人,这样你就会觉得自己永远年轻,富有情趣。但实际是,如果有人在凌晨三点把我喊起来,就只是为了看星星,我会当即抽出床头的大白狗腿砍过去。因为我能睡着实在不容易,起床气大概就是这么来的:无论是谁,在深眠中被人喊起来,都会不自在。

这一年我的观察是,闷油瓶从来没有起床气,这不是说他脾气好,而是他从来没有进入过深层睡眠的状态。他入睡和醒来都非常快,中间的睡眠很浅,因此假如有人睡在他身边,他会更加警觉。我已经记不清多少次感觉到他猛地醒过来,身体的肌肉在一瞬间紧绷着,让我迷迷糊糊中怀疑下一秒就会被扭断脖子。

让你作,去和胖子睡,我揉着脖子想,活得本来就够艰难了,怎么还要和自己过不去?面子有身子重要吗?

电脑没连网,不知道是不是二叔谨慎地过了头的缘故。我用手机搜了一下,竟然有几个信号微弱的无线网,又在便签上提醒自己明天带个网卡来。只能开了记事本打字。我曾经能做到像闷油瓶一样,看一天塞北的沙漠和太阳,这个时候我意识到,我的确浮躁了很多。

我一抬头,对面的白昊天正托着下巴看我,跟我撞上了,脸一红,又低下头去。

得,比我还浮躁,白家迟早要完。

“你就不能帮帮我吗?”她忽然说。

“有人进去吗?”我问。

“没有。”

“那我怎么帮?”

“我们可以聊天啊,”她说,“打发时间,你不嫌闷吗?比如,我能给你拍张照片么?”

“有摄影资格证书就拍。”我没抬头。

她愣了下,“有美图秀秀行吗?”

我还有解语花呗呢。

“不是我不让你拍,”我说,“你把我照片存起来,很容易引起误会。”

她咬咬嘴唇,“我还没男朋友呢。”

哎呀呀我的妈,我心里咯噔一声,你个不要脸的,你没有不代表我没有啊。

说实话我很还是很享受被小姑娘用崇拜的眼光包围的,最初也用关根的名字办过好几场小型签售会。坦诚来说,就算我已经过了那个心怀躁动的年纪,但扎根在人性深处的,与生俱来的特点不会改变,那就是被众人瞩目的感觉非常好,尤其里面是扎堆的女孩子,可能和我二十六岁以前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拉过有关。而且据小花说我这种人,上了年纪比年轻时候要有味道,因为时光积淀出来的质感可以弥补原本长相的不拔尖。

照他这种说法,像闷油瓶这种人,既有时光的积淀又有长相的拔尖,怪不得我一头扎在他身上,拔不出来。

白昊天比刘丧矜持多了,见我没表示,也没拿出手机来。“你写什么东西呢。”

她换了个话题。

我最近在构思一部关于黄河的小说,大体是讲一个离了婚的老男人在收购古物的过程中遇到的一些稀奇事。和以前我写过的东西差不多,百分之九十杜撰,剩下的一丁点有迹可循。我在写东西的时候,很容易把自己的一部分投射在书中人物的身上。因此我写过的东西里,主角都非常,非常倒霉。有住精神病院的;有困在地下出不来的;还有这次离了婚,不久以后就要翘辫子的。

“你写小说吗?我能看吗?”

她问。

“不能,”我叹了口气,对着屏幕发呆。“少儿不宜,你看了会觉得我很猥琐。”

“那你为什么写猥琐的东西?”

“因为一千字三百五。”我道,“我和你不一样,我得挣外快,养家。”

 

 

 

 

 

 

评论(5)
热度(110)

© 夏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