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福特夏热
随缘居上寒

无事莫关注
你夸夸我我会很高兴的

【Thor中心】星期四

【Thor中心】星期四

漫画《中庭末日》背景。

当新仙宫搬到了一个地球小镇的上空后,雷霆之神很快就和这里的人民打成一片。他在神与人之间穿梭,并乐此不疲。


1,


“第一颗星球生于宇宙形成的一刹那,此后亿万纪年里,茫茫黑暗只有她一个生物,因此她死于亘古不变的孤独。”


“第二颗星球被光与影统治,二者交媾诞下黎明和暮色。这对双胞胎姐妹无法相见,因此这颗星球死于数百万年累积下来的思念与悲伤。她死的那一天,一亿颗星星落下来,变成汹涌的海洋。任何生物只要尝过一滴,就不可避免地想起一生中最痛苦的经历。”


“第三颗星球死于科技。当地的居民挖穿她的皮肤,钻进她的骨骼,用她的血液填满隆隆作响的机器,继而有动力穿透她层层的神经。浓烟遮挡住阳光,世界永不见天日。最后,他们挖出了她的心脏,星球和所有生物一起湮灭。”


“第四颗星球死于遗忘。因为她活得太久,宇宙世代更迭,再没有新生的星球记得她。遗忘便是死亡。”


“第五颗星球……”


“还要咖啡吗,雷霆之神?”克莱曼汀——餐馆的女招待——走到他桌前,“再来一杯吧!”


“当然,女士,但是请小心,不要溅到我的书上。”他小心翼翼地把书推远了一些。它沉得能砸死一个六英尺高的健壮米德加德人。他从全能之厅的图书馆拿下这本书时,它身上的灰尘落下来,淹没了一颗悬浮在书架间,小巧得只能供养一只玫瑰花的星球——并不是所有的神都对星球的死亡感兴趣。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坐在神殿里无所事事,盘算着怎么才能用威胁和恐吓唤来更多的信徒,却对信众的祈祷充耳不闻。


克莱曼汀向那个写着“神明的咖啡杯”的大杯子里加满咖啡。吧台的点餐处,“雷神最爱的咖啡”写在第一位。他重新翻开书,一张纸书签掉出来,那是街角便利店的女孩送给他的礼物,他欣然接受。尽管如果他愿意,他可以拿十片金叶子做书签。有人经过他的桌子。


“早上好,雷霆之神,希望今天是我的幸运日。”


“早上好,布洛克斯顿的凡人。今天是星期四,索尔会祝福你的。”


他重新打开古老的书籍。“第五颗星球死于战争,两族厮杀至最后一人,像地表上的尸体一样,行星也从内核开始腐烂……”


2,


清晨的雾气被阳光驱散,米德加德正是春天,他听见远处山坡上一朵野花绽放的声音。九点钟,他夹着书走出餐馆,小镇如这个季节的万物一样充满了活力。来往的行人和他愉快地打招呼。


“早上好,雷霆之神。”


“早上好,布洛克斯顿的凡人们。”


“今天是周四,雷霆之神,别忘了你要去我们那里喝酒!”


“尽管来吧,小镇的消防队!就算你们十二个人加起来,也喝不倒海量的索尔!”

他愉快转转锤子,妙尔尼尔呢喃低语。她说她爱这清新空气正如他爱凡人酿造的粗糙烈酒;她爱这明媚春光正如他爱地球小镇;她爱他,正如他爱整个米德加德。


现在,他在心里默念,带我去全能之厅。


和以往无数次一样,她带他穿过时间和纬度,光明与黑暗,穿过已成荒芜的死星和欣欣向荣的初生行星;她带他穿过一片异星球的无边沙漠,一只巨大的怪鱼懒洋洋地摊着肚皮晒月亮,如果他不是有要事去做,他一定落下来和它说会儿话,顺便拔下几片鱼鳞——好吧,这才是重点。但是这头鱼的鳞片是那么漂亮明亮,他猜疗养院的姐妹们一定会喜欢。她们可以在停电的夜晚把它挂出来。她带他降临在宇宙的中心,永恒的全能之厅。他悄无声息地落下来,光滑的金色地板上倒影出另一个金色的雷神。


要是没有你,他爱怜地摸摸锤子,我真不知道要怎么办。


妙尔尼尔在他手心发出喜悦的低鸣。


“嘘。”

他踮着脚,小心翼翼地从一扇窗户里钻进图书室。这里藏有诸如满天繁星一般的书本。和它比起来,阿斯加德的图书室仅仅像是小孩子的书桌。他落地的姿势和猫一样轻盈。不幸的是,生有透明翅膀的管理员正抱着一摞书从这扇窗户下经过。


气氛变得古怪而尴尬。


“呃。我是来……”


“好啊,雷霆之神!”管理员勃然大怒,“你终于想起要还书了吗?!让我猜猜你三天前在干什么?是又拯救了哪颗恒星,还是从黑洞里拖出一艘飞船?我不在乎多少人向你祈祷,也不在乎别人把你当成多么伟大的神,你就是那个八岁的时候会踢我屁股,还把蜡油滴在书上的小混账!我只在乎你能不能如期归还我的书!”


“其实那天我在米德加德和我的同事……”


“你们这些神!”他怀里的书被一把抢走,管理员的翅膀在他手背上狠狠抽了一记。“永远都不懂规矩!难道拯救个把星球会比守信更高尚吗?你永远都学不会,你们家族从来没人认真对待知识,就连你那个小弟弟,也不过是惯会耍小聪明……”


雷神捂住耳朵,拔腿就跑,把管理员的教训甩在身后。他溜进宇宙诞生的第五和第六个个纪元的书架间,扒着头向外看。


“奥丁在上啊,”他喃喃道,“雷霆之神何时如此懦弱如丧家犬过?但我宁愿再去钻一次黑洞,或者重温年少时最可怕的噩梦,亦或是亲身面对行星吞噬者,就算再经历一千次诸神黄昏,死在我父亲怀里,也不愿听他那喋喋不休的唠叨!”


妙尔尼尔动了一下。


“什么?不,你不能揍他。亲爱的妙尔尼尔,你不能对一个负责的神动手。现在这么负责的神已经不多见了。我并不为此生气。你爱我,你可真好。来吧,我们再去找本书。你知道吗,我想起我兄弟来了,隐身的咒语,数他使得最溜。”


他抱着另一本书溜出全能之厅,希望他能在管理员发现之前就读完。读书一向不是他所长,他爱与巨怪作战胜过翻开一本万年来从无人读过的书,但有些问题他迫切想要知道答案,那事关他挚爱的一颗星球。遵循来时的路,他重返了那片沙漠,怪鱼还在月光下休憩。他落在它肚皮上。


“嗨,你个怪鱼。”他大声说,“我想要你几片鳞片,为此雷霆之神欠你情!”


大鱼愤怒地一甩尾巴,把他拍进海里。他在沙子扑腾了几下,露出头来,吞下几口甜蜜的黄沙(甜的沙子,他想,真好玩)。


“好吧,”他耸耸肩,“我就当你是不同意了。他们说很少有人能拒绝我,不过你也不是个人,更不是个女人。”


他张开手指,妙尔尼尔掠过细沙,飞进他手里。阳光被乌云遮挡了,雷霆之声隆隆作响,他的蓝眼珠里泛起闪电。一千万年以来滴雨未降的星球上多了一片海洋,从此这条鱼可以选择在沙漠上晒月亮,或者去水里避暑,于是它也不计较自己被挖下了几片鳞片。他坐在岸边,满足地数着金色的亮片。偷渡出来的书和乌鲁金属一起仰躺着,惬意地享受温暖的月光和湿润的海风,以及突然冒出来的蛙鸣。


3,


“亲爱的所罗门女士,”他转着战锤从天空中缓缓降落,“我很抱歉我来晚了,因为路上,我不得不停下,为一处游牧民族降下春雨。现在,我能为你效劳何事?”


年轻的神盾局特工正趴在小艇上对海水取样。此时近正午,但海上并不炎热,一片蔓延至天边的黑色物质散发出刺鼻的气味。所罗门吓了一跳,试管掉进海里。他落在她身边。


“嘿,索尔!”她捞起试管,“我不知道你在这里!”


“我刚刚的确不在这里,”他说,“我在别的星球上和一条鱼打了一架,我赢了,于是我们成了朋友。你向我祈祷的时候,我们正在沙漠上一起看月亮。”


“我——”所罗门的脸颊迅速浮现出一抹红晕,“我才没向你——”

“祈祷”两个字含含糊糊,被她嚼碎了咽下去。“你能听见所有人对你的祈祷吗?”


“是的。这不就是神存在的理由吗?倾听你们的祈祷,并做出回应。”


“你颠覆了我的信仰。”所罗门嘟哝道,“天知道我遇见你之前,还是个彻底的无神论者。”


“这样的话我也听简说过。”他怀念起了那个身患癌症,但依旧坚强的女性。“所以,所罗门女士,我能帮你做什么?”


她出神地,带着一种她永远也意识不到自己有多向往崇敬的眼神望着他,而这种眼神他在千百年间已经见过无数次,包括在简的眼睛中。“什么?哦!哦!我祈祷……我祈祷……”她猛地拍拍自己的脑袋,“神啊,罗莎琳德·所罗门,专心工作!是这样,索尔,你看见这些石油了吗?”


她俯身捧起一只浮在海面上濒死的小鱼,“我们不知道这些石油从哪里来,毕竟周围根本没有什么泄露的油轮或者采油井。但是它们已经开始威胁这一片海域的生态链了。”


他接过那条鱼,它在他宽阔的手心里显得弱小无比。“不,所罗门特工,你们知道是谁干的。”


“罗克森。”她说,“但是我们没有证据。一直都没有。他们很会使手段。”


“我听过他们,在布洛克斯顿居民的口中。现在交给我吧。退后,凡人们。”



他虚虚地蜷起手指,右手转动妙尔尼尔升到半空中。气流在他脚下形成巨大的漩涡,席卷蔓延几百英尺的泄露的石油海面。所罗门把一艘小艇拖到孤岛上,气旋卷起的水雾在阳光下形成一道彩虹。


“我也想要一个这样的男朋友。”她的一个组员说,“他是把这玩意丢到外太空去了吗?”


她扬起头,神带着石油消失在视线中,“可能是太阳里吧。别光坐着了,起来干活,给他看看咱们不比一个神差!谁带了指示剂?”



十几分钟后神第二次落在她身边,“我很高兴看到你们的海洋恢复如初,或许我可以邀请的新朋友来做客。”


“我想最好还是不要,”她迟疑地回答,“你知道,外来物种什么的,会危害这里的食物链。你看起来很热。”


“因为我刚刚路过了你们的太阳。”他微笑道,对她摊开左手,他手心里蜷着那只小鱼。“它快死了,我要去找我母亲,她能治好它。再见,所罗门女士,希望下次见面时,我能请你共度午餐。”


他飞走了。所罗门拿着试管望着他的背影,几分钟后才猛然回过神,“认真工作啊,”她气鼓鼓地抓着头发。“所罗门!”


新仙宫是永恒的春季,初来时大地之母在这座浮岛上播下了玫瑰花的种子,如今她们开得激烈热切,芬香扑鼻。他走进花园里,芙蕾雅和盖亚正坐在喷泉边,他的生母脚下匍匐着一头可爱的地狱犬。它还是个小不点时由洛基赠与,如今已经大到雷神也无法单手抱起来了。这提醒他,他已经多久没见到自己的小兄弟。


“我们的儿子。”芙蕾雅向他招手。


“母亲们。”


“看他又为我们带来了九界中怎样的珍宝?”盖亚微笑以对。


他走过去,放下锤子,把手浸在冰凉的泉水中,手凹成碗状,让它既能得到泉水的滋润,又不至于在水中无力地漂走。“你能救它吗,母亲?”


芙蕾雅弯下腰,“恐怕它活不久了,我的儿子。”


盖亚站起来,“请让我来,众神之母,我恰好知道让万物复苏的办法。”


她纤细优美的手指触碰到那条鱼的一刹那,雷神感到了一股新鲜的生命力。这种活力他此前时常从米德加德的地面上感受到;从那里的森林,海洋,沙漠,和雪山上感受到;从数以亿万计的凡人身上感受到。而如今,他感受到的只有地球的虚弱,哀伤,和哭泣。他无法不和她一同痛苦。他的血液和地球的血液以同样的速度流淌,他的脉搏和地球的脉搏以同样的频率跳动,因此他渴望保护那片土地,从生至死。小鱼重新变得生机勃勃,从他手里跃进泉水中。他还在回味与这罕见的,因与生母相触而产生的强烈的共鸣感。盖亚撩开他汗湿的金发,将一只红玫瑰插在他胸口盔甲和软甲的缝隙中。地狱犬亲昵地蹭着他的小腿,希望得到这位神灵的爱抚。


“我们已经数日不见你了。”她说,“今日留下来,让你的母亲们为你接风洗尘。”


“我想回……”


芙蕾雅握住他的手,“可是伊敦已经酿好了最浓的烈酒,你怎忍心拒绝此等好意?”


“啊,那喝完酒再走也不迟!母亲们,我也十分想念你们。”



4,



他把第一片鳞片挂在花园的一棵玫瑰树上,希望在米德加德没有月亮的夜晚,它能为三位女神照亮漫步的小路。痛饮过烈酒后已是傍晚,他回到仙宫下方的布洛克斯顿,疗养院的姐妹收下了他的礼物,老式的发电机时不时罢工,而他并不是总在小镇。第三片鳞片送给了街角便利店的女孩,以答谢她送他书签之情。他怀揣着第四片月光鳞片飞进了一间公寓,镇子的消防员,警察和退伍老兵在等他。



“……就是这样,我抓住它的尾巴,把它甩进海里,这时它第一次知道在海水里游动是怎样的感受,于是它静下来享受,我便动手,撬下它几块鳞片,又用贝壳堵上伤口。我的动作如此迅速,它尚未感到鳞片被撬下痛苦,就已经结束。”


众人爆发出一阵喝彩,他拿出最后一片鳞片,它在灯光下发出银色的温柔微光,胸口的红玫瑰在他低下头时轻吻他的下巴。“最后一片我赠与你们所有人,借此纪念神与凡人的友谊,以及——凡人的啤酒!”


更多的酒和牛排被端上来。凡人把鳞片挂在公寓的墙上,它将见证此后无数的周四夜晚,雷神那来者不拒的酒量和能震动整座公寓的大笑;它将见证这座地球小镇上最勇敢的,最尽职的人类,它目睹他们脸上的伤疤,和安了假肢的躯体,它见过的拐杖和它见过的健全的人类一样多;它将见证凡人对神明生活的好奇,还有那源源不绝的追问:你的两只山羊吃人吗?讲讲你和黑暗众神打了一架的故事?龙都是这么凶残吗?不知我们能不能有幸见一见光精灵和暗精灵?宇宙的边缘是怎样的?太空鲨鱼以什么为食?


他快活又耐心地回答:它们吃肉,如果运气好,他们能吃下一整头巨魔;我挥挥锤子,他们就被吹跑了;有友好的龙,我曾经见过一只,它喜欢喝酒,是个好朋友;光精灵友好又善良,暗精灵则混乱邪恶,但是亦有正义之士,为九界和平付出生命;宇宙的边缘是一望无际的黑暗,以星球死后的碎屑为生的太空鲨鱼也不敢涉足,却拦不住英勇的雷霆之神。


今天是星期四,是一周里雷霆之神最喜欢的一天。曾经他只能孤单地坐在小酒馆,向陌生的凡人诉说古老的故事;数年过去了,如今倾诉的欲望丝毫不减,他却有这么多朋友陪他。他感到满足和充实。


“我和这条鱼一起看月亮,就在这时,我听到了凡人的祈祷——她需要我。于是我赶到米德加德一处名为大西洋的水域……”他停顿了一下,“光荣的凡人战士们,你们对罗克森了解多少?”


“那个新能源公司?”


“似乎是。”


顿时,人群炸开了,七嘴八舌的回答涌进他耳朵里:知道,不是什么好人;听说罗克森公司私下做违法的勾当,密西西比河里出现的狮子鱼就是他们放的,为了削减鲑鱼数量,独占美国市场;非法竞标,甚至想买下学校的土地建工厂;沿海的原油泄露也是他们干的;十三英里外的另一个镇子已经被他买下来了,那里满是浓烟和化学物质,没有庄稼能在那片土地生存……

在这乱哄哄的,满怀愤慨的指责和怒骂中,他陷入了沉思,一段话浮出来:


“第三颗星球死于科技。当地的居民挖穿她的皮肤,钻进她的骨骼,用她的血液填满隆隆作响的机器……”


他能在行星吞噬者手下救出一颗星球;亦能倒转两极,改变气候,拉来一颗炙热燃烧着的恒星,将漫长的严冬变为繁华的盛夏,生意盎然取代死气沉沉;他能为干旱的地表降下雨水,凿出河道,星球喝够了水,生命得以延续。但是如果一颗星球的毁灭不是由于吞星的威胁,不是由于恶劣的气候,不是由于极端的缺水,也不是由于孤独,思念,悲伤,遗忘,而是由于……她所孕育的生命,想将她置于死地呢?他精通所有的战斗技巧;他能移个山平处海,高原变为盆地;他能倒转日月星辰的轨迹,从此启明星与长庚星交换了位置;他能做这么多,却不知道如何才能在造物手下救下他们的母亲。


凡人们争论够了,一人大声说道:“我们完全不用担心我们的镇子会遭到厄运,因为雷霆之神会保护我们免于这种灾难!罗克森算什么?”


“用我的名义起誓,”回过神来,他庄重地说,“只要我还活着,米德加德就永远不会走向毁灭。”


“敬雷神!”


公寓里的众人举起杯子,亲切尊敬:“敬雷神!”


疗养院的发电机又坏掉了,院长挂起鳞片,一位老人在柔光下看书,他举起水杯,“敬雷神。”


今天下午他为之降下春雨的那个游牧民族在满天星光下斟满劣酒,“敬雷神。”


所罗门翻看今天下午的海水检查结果,紧绷的脸庞上浮现了一丝微笑,她端起桌上的咖啡,“敬雷神。”


三天前拖住了他还书的步伐的那场战斗还未被人遗忘,一个凡人刚刚出院,她能活下来全是因为那时他挡在她身前,“敬雷神。”


世界的角落里,虔诚的信徒喁喁低语,“敬雷神。”


异星球上绿皮肤的小女孩将用苔藓酿的美酒摆在石头上,曾经她因没有自己的神灵才转而向他祈祷,而他为她带来了诸天神明。“敬雷神。”




他夹着书走出公寓,仙宫和凡人的酒让他微醺,但在深夜清凉的风中重归清醒。他走过十四号大街,颂歌街,和比尔的午餐店,那条路直通北面的山坡。天空清澈无月,布满繁星,一条亮丽的星河将三座悬浮的仙岛连在一起,草从里传来蛙鸣,他怀念中央公园的青蛙雷神。他爬到山坡最高处安坐,注视着位于谷底的整个小镇。镇子西南角,位于四楼的一件小公寓还亮着灯,他知道那家主人在医院上夜班。凌晨三点,小镇的最后一盏灯也灭掉了。这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等整座镇子都入睡后,他才会合上眼睛。他解下红披风裹住自己,安心地躺在草地上,妙尔尼尔和红玫瑰枕着那本书睡在他身侧,因为被大地之母触碰过,玫瑰永远都不会凋谢。一只畏寒的野兔钻进他的披风里,他慷慨地允许了,并把它放在自己胸口。他听见身下大地那淙淙的血液流动声——她还活着。生平少见,他感到宽慰,因为他又成功地守护了这个星球一天。大地在他耳边温柔地低语,爱怜地哄他入眠。尽管盖亚未能坐在他摇篮边看他陷入梦乡,但自他第一次踏上米德加德起,她便一直守护在他身边,正如他守护她,守护整个米德加德一样。梦中他垂垂老矣,地球却依旧年轻迷人,他的三个孙女在酒馆和一打男人拼酒,他被好奇的凡人包围,他们央求他讲述雷神那些举世罕见的历险和传奇。







——END






















当然这个故事的结局比较惨。在罗克森的干预下,小镇很快就毁了,即使Thor也不能改变分毫。仙宫很快也从地球上搬了出去,这让他痛苦地落下眼泪。而在雷神的老年,地球已经成了一颗光秃秃的死星。

至于妙尔尼尔,后来她也不承认他了。


评论(2)
热度(106)

© 夏热 | Powered by LOFTER